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又是一年野菊娉婷时

发布时间:

  文/桃园野菊

  一场秋雨一场凉。昨夜,秋雨敲窗,西风倾城。今晨,雨过天晴,凉风**。秋,终也是来到了身边,姗姗驾临到了这个南方以南的滨城。翻开日历,方晓今日乃白露。所谓“白露白茫茫,寒露添衣裳”,“白露秋分夜,一夜冷一夜”,短衣短裤的我,阵阵海风拂来,顿感寒意丝丝。

  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一个人,孤而不单,寂而不寞,心上,有微风抚过,眼里,凝注着无言的深情,伫立滨海之畔,凝望一色海天,一幅天涯海角、望穿秋水、思也无期念亦无期的画面乍现脑海,如潋滟柔波荡漾开来,隐隐绰绰,缱绻缠绵,挥之不去,赶之不走。

  云水深处,是殷殷的思念,是切切的牵念,更是菊开的地方。恍惚中,我分明听见,一种声音,来自有你的远方;一种牵挂,越过遥遥远山抵达我的*水之湄。

  秋天,是属于菊的,是菊尽舞娉婷的季节,是菊尽展媚姿的时节。天南地北,大城小城,荒坡野岭,黄的,白的,朵朵菊儿傲然默默摇曳寒风冷雨中,淡淡的菊香飘逸溢散人间。你说,你住的城有很美很美的菊花,我是绝对相信的,因为菊适宜生长于耐寒耐干的环境中,我还能想象得到,你的城一定也能再见我印象中的那丛菊黄。

  我是喜欢菊的,从心底里喜欢,尤喜野菊。一想到野菊,情就难自禁,心就像摇荡在江面上的一叶轻舟,一种难以言说的极致喜爱与享受萦绕心湖,一种似菊遗世独立的从容与安静氤氲心间。如果说,每个人的前身都是一株植物的话,那么我无疑就是一株开在风里雨里的野菊花。

  在我模糊的记忆碎片中,菊,开在房前屋后,开在幽幽小径上,瘦条瘦条的枝杆,疏密有致的叶片,大小匀称的花瓣,细细绒绒的蕊儿,不悲不喜,不蔓不枝,不怕风吹雨打,不畏严寒霜重,不惧践踏蹂躏,那么顽强坚毅,那么淡雅素净,兀自开败,独放幽香。“草木有本心,何求美人折“?

  “不是花中偏爱菊,此花开尽更无花。”曾无数次梦中与菊相会,也曾无数次揣摩与菊的不解之缘。冥冥中,总有一丛黄色的野菊牢牢地刻画在心陌上,我知道,那是曾开在儿时住过的小村庄屋后羊肠小路上的一丛野菊,每年秋风乍起,它会一年又一年地开在那里,而我也就在它花开花谢的轮回中长大,直到背起书包上学堂,离开了小村庄,离开了那丛伴我成长的野菊。未曾想过,一别就是再也不见。人的一生,一路走来,许许多多的离别,一转身便是一辈子。

  有没有一种记忆,会在心底落地生根、根深蒂固?无论岁月如何变迁,无论走到哪里,你都会不经意地去搜寻关于它的踪迹,我想这种铭心刻骨的记忆,便是孩提时在脑海里形成的某些心痕,某些印记吧,正如某场穿越灵魂而来的遇见,入心入骨,永世不会忘记,牵系一生。

  去年登黄山,上最险峻的天都峰,途中几朵傲立于石缝崖壁上的白色小野菊,让我有似曾相识的惊心,喜逢故人旧物的感觉真的很妙,然而,终究也不是那丛我记忆中经久不灭的菊黄。

  才知道,野菊的花语是:沉默而专一的爱。难怪白落梅将菊隐喻为一位痴守爱情的女子,也难怪我对野菊有一种无以言说的痴爱,只是因了自己本也是痴情性情中人,为了真爱,可以低眉至尘埃,为了不爱,也可以像野菊一样孤标傲世,宁愿孤芳自赏,也不愿随意凑合。

  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”我能想到,当染霜含露的野菊花,素白的也好,嫩黄的也好,开在柴门篱院旁,开在一方桃园的最边角处,晨光微露,于小鸟叽喳啁啾声中,于晨露晶莹滴翠中,陶公伸伸懒腰,睁开清澈的眸子,披上长衫起床,闲闲在在地打开柴扉,门嘎吱而开的刹那,一朵朵,一株株的野菊花跃入他的眼帘,该是多么美丽的惊鸿瞥见,该是多么美妙的开端!对于一个归匿山林的隐逸者而言,有什么比与相遇一朵花开的明媚更令人满足,更令人欣喜呢?

  也曾幻想着自己有一座禅意悠悠的小木屋儿,也种上一丛丛的野菊,也植上一片片的桃林,桃园与野菊,相辅相成,交相辉映,或一个人,或与相爱的人,养上一条家犬,圈上几只家禽,退隐幽居在那里,春来赏桃,秋来采菊,漫步林泉,静坐田园,何其悠哉妙哉?陶渊明都抗拒不了一朵菊花的清淡,何况身为百姓人家痴恋山水的我呢?

  向来钦佩这样一种女子,抑或男子,似菊,丽而不妖不娆,淡而暗香盈盈,临霜独自开,凌寒兀自落,不与群芳争列,不与世俗低头,怒放于群芳凋零之后,有着恬然自处、俊傲不屈的高尚品格,让人敬之,爱之,慕之。

  每年的菊展,我都会如约去赏菊,然而,此菊非彼菊也,园艺之菊少了自然天成之美,多了人工伪饰包装之态,千姿百态中,百媚千妍中,总也觅不到记忆中野菊的本色。婆娑野菊,当是点缀村舍疏篱之畔,随处而生,随性而开,毋须人为,毋须培育,自然而来,自然而去。菊开芳菲的季节,一季又一季,一年复一年,三十多年已过去,如今身处热带温燥的南方都市,真的再也无从重遇野菊的那抹绰约风采。

  你说,等到垂垂老去,待到繁华过尽,陪我于你的陌上赏菊。你知道,我会是多么期待能有这么个机会,多么渴望能实现这份期许。我也相信,你的陌上必定能再遇根植于我心底的那丛野菊,只是,只是,恐怕有太多的只是呢,于时间无涯的空茫荒野中,怎样的祈盼才可以由梦境成真不成空呢?……

  你知道吗?与你相遇,我才真正相信人是有前世之说的。前世,你的门前定有一丛野菊,那朵最亮最娉婷的便是我吧,你日日将我浇溉供养,天天将我凝眸善待,宛如戴玉与宝玉之未了缘,今生我们才能隔着山长水远的距离相遇,只是似乎有缘久别重逢却不能报答前世之恩。这世间,到底有没有缘定三生呢?多么希望,来世的轮回中,我们能于三生石畔再度重逢,牵手并肩走过奈何桥……

  遇见你,我才真正领悟高山流水遇知音的难能可贵;爱上你,我才真正明白,红尘中有一种情缘,不论早晚,无关距离,都会适当的时候不期而至,一生一遇,一遇一生。你在彼岸,我在此岸,你懂我懂,就是最美的遇见;你在天涯,我在海角,你惜我惜,就是最深的情意。不求天长地久,不求地老天荒,但求各自安好;不言聚散匆匆,不语缘深缘浅,但愿情深意重。

  今生,有缘相遇,无缘相聚,但我深深相信,无论何时,不管何方,你,一直都会在我眼里、在我心里、在我身边。山懂水的缠绵,云懂风的洒脱,我懂你的懂得,你懂我的慈悲。因为懂你,我愿意与你一起体验两两相望的美妙与感动;因为爱你,我愿意与你一起分享人生的喜怒哀乐;因为值得,我愿意用真爱温暖你的今生岁月;因为欣赏,我愿意用深情温柔你的似水年华,用不离不弃铭刻今生的情缘,用莫失莫忘诠释一路相随的暖。如果说,人的一生中,真会有不变的爱恋、不老的传奇,那么,你便将是我这一生最无悔的守候。

  又是一年野菊娉婷时,又是一年好景君须记。桌上的菊花茶,不知不觉中喝到了无味,唯有残留的余香还依然于唇齿间氲氤。我遇见你,不为带走你,只为珍藏你,或许有朝一日你也会离我而去,但你永远会住在我的心底。假如来生,我能化身为一株野菊,我依然只愿为你娉开,只等你来。



友情链接: